叶花花

一拜天地

817稻米们过节快乐❤
今年说躺着过年就躺着过年◎ε◎
摸了瓶邪纸片儿,其实也有写贺文,但是没完成来着。不管怎么说,喜看盗笔遇见你们❤(字丑,心到了就行…)

胖子的雨神迷信

※瓶邪相关,纯糖不刀(题目瞎起的)
※没有具体看过雨村有关文,不知道有没有错得离谱的地方
※略…略ooc算是(迷一样的信心哪里来的…不要脸反正(´°̥̥̥̥̥̥̥̥ω°̥̥̥̥̥̥̥̥`)

————————————————————

雨村这个小破村儿特别喜欢下雨,而一下雨平常踩着结结实实的土泥巴路瞬间如同猛男遇到小媳妇一样泥泞嗒嗒起来。

吴邪其实拒绝小哥下雨天也出门,原因简单,胖子不知道信了谁的迷信,一到下雨天就跑来找他打牌,说是拜过雨神,运气不能差。灵不灵吴邪不知道,但他每次赢了都会满嘴鬼话地威胁自己去小哥那太岁爷头上动土。可气的是吴邪没找到克他的法子,只能脸窘得通红地给小哥打小辫、揉脸什么的。

就说上次,胖子连赢三把,估计杀红了眼,竟然说要吴邪去录小哥学动物叫。吴邪当然宁死不屈,不过胖爷又说了:"天真你说,咱小哥得多累啊,天天要晨练,要做饭,还要出去帮村里人干活。难怪从来没看见他笑过。唉,我就是心疼小哥,他那么喜欢你,你去逗逗他,他说不定就会开心了呢。我这个想法,目的不是听小哥学动物叫,我王胖子什么没见过没听过,还会好奇小哥会不会学动物叫吗?就算我好奇,可他张大族长这种小操作还有不会的吗?不可能啊,所以这些都不是事儿,天真,最重要的是让小哥开心起来。"

吴邪被他的骚话惊呆了,都忘了反驳,结果被胖子视为默认,逼着他在等会小哥回来的时候录音,然后一溜烟儿跑了。

胖爷回到家,赶紧找把椅子坐下,把手机掏出来搁正前方桌子上摆好,怀着紧张恭敬又好奇的诡异心理等待结果。

吴邪后悔不已,士可杀不可辱,小哥对他已经够宽容的了,每次都安安静静地随自己弄,眼神无辜得不行,让人看他一眼就觉得自己罪孽不轻。

他有点不安地热好饭菜等着小哥回来。

你为什么每次都要顺那胖子的心!你不是最喜欢小哥的吗,怎么还答应捉弄他!吴邪曾深刻地反省过自己。而胖子就仿佛得道高僧一语道破天机一样说道:"天真哪,这就说明你其实也很想看小哥扎辫子对不对?你想揉小哥脸玩儿,但是你又不好意思说。得亏是我胖爷,清楚地了解天真同志的难处,及时帮了你一把。谢就不用了,你去给俺小胖买两根冰棍儿吧,这天儿也忒热了。"

"……"

"我虽然心怀鬼胎但是动机是纯的啊。"见到小哥回来,吴邪忙搬出胖子那套来糊弄自己脑袋里的正义小天使,并且单方面宣布暂时镇压回归人类真善美的念头。

可见王胖子这人有多么恐怖。

"小哥你回来啦。"不普通的吴邪普通地打着招呼。

"嗯。"小哥简短地回答,走进厨房却发现饭菜已经摆上桌了。他有点意外地回头看向吴邪,眉毛挑起了一个询问的弧度。

"哦,我是觉得你回来应该会很累吧,反正都做好了我只是热一下而已。"吴邪规规矩矩的回答,毫无纰漏。

但是他忘了想一想,小哥是谁?吴邪这平日里懒惰惯了的人突然说这种话,张族长马上注意到了不对劲。

"吴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小哥犹豫之后还是开口问他了。

吴邪一愣,也觉得自己今天是无事献殷勤,非那啥即那啥,急忙补救:"没事没事,我有点无聊来着。"

小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取了碗筷给吴邪盛好饭,又冷了一碗汤放在吴邪夹菜活动范围之外的地方:"吃饭吧。"

吴邪几乎要热泪盈眶,虽然平常小哥对他也是非常细心非常好,但是怎么说呢,一旦人心里对某人揣了点不好的想法,总是会无数倍放大那人对自己的好,让自己相信人性本善,不至于真的做了恶。

吴邪现在就是这样。他一边痛骂自己得寸进尺,另一边又确实好奇胖子那个"危险"的想法。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刺激!

满怀心事地吃完了饭,吴邪去帮小哥刷碗,并就怎样让小哥完成这个可耻度极高的任务很是思考了一番。对的他向恶势力低下了头。

"学动物叫,小哥会学什么动物呢?"吴邪现在没有了罪恶感,害死猫的好奇心开始蹭蹭蹭地涨,"应该是猫猫狗狗一类的吧。"

把碗放好,吴邪悄咪咪地往客厅摸去。小哥吃过饭会睡一会,雷打不动,除非有特别的事。而吴邪没有午睡的习惯,一般都是搬来小板凳安安静静地守着他。

"你过来。"兴许是猫着腰的动作写明了自己是来干坏事的,吴邪刚进客厅就被小哥瞄到并且抓着了。

小哥看着吴邪轻手轻脚地在他旁边坐下,皱着眉开口道:"吴邪,我很认真地问你。你…真的没有事要说吗?我总觉得你和平时不一样。"

吴邪心道这么明显的吗,自己果然不适合在小哥面前藏事,于是他干干脆脆地说了:"呃,是这样的,上午胖子他找我玩牌,然后我连输了三把…"

说完铺垫的话,吴邪抬头看了看小哥,居然看到了他嘴角疑似微笑的弧度!吴邪拿命做保证绝对没看错!他他他竟然笑我?!气死了好吗!!

吴邪气势一下子就足了起来:"输的人要让你学小动物叫还要录音,我答应了。"

"……"

吴邪见他半天不说话以为他生气了,忙圆道:"没有,其实没什么的,跟胖子不用太认真,反正…"

"吴邪,我不会学小动物叫。"小哥突然出声打断他。

吴邪蓦然捏紧了口袋里打开了录音的手机,心里暗暗发誓:再信胖子的鬼话我就三天下不了/床!这样对小哥也太不是人了好吗!

"但是我会学你叫,可以吗?"吴邪惊讶地看着小哥,而小哥脸上笑意晕开了一些,很认真很温柔地回望他,黑亮的眸子里只装下了吴邪一个人的倒影。

我对小动物不感兴趣,我只在乎你。


——让我们一起来学天真叫:小哥,我饿啦﹃小哥你在哪>

——胖子最后收到了吴邪的录音文件,据说被狠狠地酸了一把(你胖爷落泪)








"万恶归流成道 我逆行其中"——不可谖兮

蓝忘机的兔子

* 占tag 非常不好意思了,这个不知道算不算日常…
*一直觉得汪叽和兔子非常合拍,emmm斗胆写了
*关于ooc,能力如此而已,很抱歉!有人愿意看当然好啦
———————————————————————————
  云深不知处风景优美,山高草茂,环境又静又清,总之,哪哪都好。但在魏无羡看来,没有山鸡似乎是一个他避不过去的坎儿,卡在老祖心里已然成了陈年旧疾。于是他非常想弥补一下这个并不紧要的缺陷。

"嘿,蓝湛,你们家没有山鸡唉。"一天,两人都呆在静室,他状似不经意地在蓝湛耳边无数次提起,意思当然很清楚:蓝二哥哥,你去找点山鸡放在山上啦。

  蓝湛没理他,叔父叫他抄出几本最近要用的旧籍来,他现在整个人是非常专注的。

  羡羡甘不住寂寞的心,奔去山上寻了一圈,两手空空再次丧气地回到了静室。

  "蓝湛,抄书多无聊啊。你们家这么大,难不成连个野味都没有的?咱们去抓些来吧?"

  魏无羡撑着下巴杵在一边盯着蓝湛写字,眼见他写完一页,忙说:"嗯…好字!"

  蓝湛转头看了他一眼,一边翻过纸页,一边难得的开了口:"山间有兔子,但勿要轻易杀生。"

  "哈,蓝湛你早说会如何。我给你抓几只活的玩吧?” 魏无羡立刻燥起来了,也知道蓝湛断不会再理他,起身走了出去。

  晚饭前好歹是回来了,手里揣了两团奋力挣扎的不知道啥玩意儿。魏无羡隔着老远就冲立在静室门口的蓝湛扬起手,举起手上的"啥玩意儿"给他看,走近了又说道:

  "蓝湛你快看快看!我抓了两只噢。嗯,本来我想多抓几只的,但是手里拿不下了。可惜,我差点能一窝端了呢。给,你先拿着玩儿吧,我去洗个澡先,晚饭不吃了。"

  蓝湛骤然间被两只兔子塞了满怀,两个小家伙都十分不安分地动来动去,他有点抱不住它们,但面上仍旧是那副看不出表情的神奇样子。

 
  等到魏无羡沐浴完,他看到的便是蓝湛手法不甚熟悉地"掐"着两只兔子,而胸前原本整洁的衣裳被拱得一片乱的样子。

   这可太有趣了,魏无羡心里想。走到蓝湛身前,严肃地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蓝湛你这样太逗了。兔子不是这么玩的,来,给我一只。"

  魏无羡从蓝湛手里扒拉来一只兔子,轻轻地把它托在怀里,又用另一只手去"顺"它的毛,接着又笑道:

  "你莫不是从未碰过小动物?不过我看它们好像还挺喜欢你的。"

  他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因为被他抱在怀里"顺毛"的兔子一直在试图逃离他的魔爪,扭着身子朝向蓝湛的方向,后腿蹬个不停。而蓝湛手里那只虽然称不上被多么优待,但老老实实地趴在了那儿。

  "嘿,你还学会胳膊肘往外拐了。谁把你带回来的?要不是我你看得到他么?怎么就不懂呢。"

  魏无羡笑着轻轻拍了一下怀中兔子的脑袋,又因为兔子逃不出去而得意地继续薅它的毛。

  蓝湛在旁边看着他逗兔子玩,安安静静地,并不出言制止。

  过了一会儿,魏无羡从蓝湛手里一把抓过去另一只兔子,把两个小家伙一起放在了之前要来的藤筐里,拍拍手,转身笑眯眯地对蓝湛说:

  "蓝湛,你去沐浴吧?衣服都被蹭脏了。"

   蓝湛微不可察地眨了眨眼睛,只见魏无羡三两步走到他面前站定,突然伸手抱住他,同时把脸也凑了上来,模模糊糊地说:"不行,有点忍不住。"

【虽然羡羡先下手为强,但是后来…】

  第二天,魏无羡没能晚睡早起,且自从兔子来了之后,情况日益严重。蓝湛似乎非常喜欢这两只兔子,被时不时冷落的羡羡当然就各种"找事儿"啊,然后就出现了生命的大和谐。

——蓝湛…这兔子我们还是把它们放回去吧?它们这么久不回家,家人会很担心它们的…
——这是你送给我的,现在便是我的了,我不担心它们。
——…讲道理…我都根本走不了路!蓝湛你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它们好像饿了,我去拿些吃的(强行转移话题)

这个是文字版的,因为图片繁体理解起来没那么舒服。(屁,写得就不通顺)
魔道杀我—ε—
————————————————
忍声不愿低人一等
封杀成名仍难平衡
乱心曲弹起
猜疑间温情破碎支离
【金光瑶】

正气浩荡
数言之内苛责置量
悬刃于穹顶之上
指掌为方向
【赤峰尊】

明目审怪波不平
无光仰剑意指引
善情付出得身消魂寂
不愿遇你
【晓星尘】

嗜糖因为苦痛难以压抑
命里无依偏眷一隅暖地
无悲于掌中恶绩
残魂不舍离
【薛洋】

家世矜傲  孤漠两处飘摇
他人指骨耻论
表里无衷却是思念缠绕
与亲奉好 无畏稚子也得依靠
【金凌】

依稀有幼儿之举弥漫回忆
却不道是自己
春过几载后  翩翩白衣恪守名士之礼
结局可喜
【蓝思追】

剑已封刃  他人难能使上半分
金丹剖得  执剑出鞘疯询问
原也无悔师出同门
只道命业难吞
【江澄】

不堪忍受前世骂名的重
魂归后屠戮心空
再将往事揉入不曾相扣的指中
似年少  笑意浓
【魏无羡】

日西沉  长街灯繁
吹起陈曲时你眸光湛明
如此般深悉音容
又何知是为一情深
【蓝忘机】

只有九个人,把前面的图重做了,然后就是 表白魔道全员!!!(虽然没写完,而且写得不好
墨香老大今天也会非常美!!!

<"和"字这儿读hè声
妈耶不能更喜欢他们两个!>
——我故意吹漏气甚至跑调蓝湛好像没说我…
——魏婴,好好吹罢
羡羡是冰山老祖,汪叽是轻佻名士你信吗?

有人愿意看当然好啦,由个人理解所写,可能有偏差。字体为制作

我和盗笔之间,是有关联的

虽然我生处,大江南北,逝地不过,吉林长白

既然没有湖底张家古楼,那就去看看巴乃十万大山

即使青铜门深隐长白山腹地,也想混成阴兵去触到世界的终极

只有西沙海水翻涌,才可有幸偷视汪藏海千年的伏笔

如果蛇沼泥地能拾得黑金古刀,就带回它寄往杭州

之所以只身前往墨脱,是因为庙前那不能熄灭的炭火

不仅绝对不能失去记忆,而且一定要记得那些名字

因为你没读过盗墓笔记,所以你不懂一些人的执着

【喜看盗笔遇见你】